打捆机市场回顾及展望:特色机型与高端机型主导下的新格局 - 行业资讯 - 国家草原畜牧业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打捆机市场回顾及展望:特色机型与高端机型主导下的新格局

点击数:702024-03-14 09:53:40 来源: 国家草原畜牧业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伴随着农机产业发展,全品类都在进步与创新中发生着变化,日新月异,重构着行业格局,也重构着国内农机品牌在全球的竞争地位。

  以打捆机这一产品为例,近23年来,在技术工艺创新驱动下,国内品牌厚积薄发,正在摆脱低端扎堆、高端不足的尴尬境地,研发、制造能力迈上新台阶,展现出新的竞争实力与市场特征。

  由新兴到成熟,持续发力,纵深推进

  提及打捆机,就离不开畜牧业,这个产品就是为方便饲草运输而发明的。最早的打捆机是美国人埃默里1853年创造的,后经戴德里克、沃尔特•伍德、约翰•费•阿普尔等多人不断改进,到1958年,形成了矩形体、圆柱体两种成捆形式的打捆机,并伴随着产业进步,不断升级换代,形成了今天体系化、系列化、多种结构形式的产品。

  国内引进打捆机这一产品,初衷也是奔着牧草打捆作业去的,毫无悬念,国内打捆机的研究必定会借助牧区优势,坐落在内蒙古的中国农机院呼和浩特分院属国内对打捆机研究较早的单位,“华德”就是其与相关单位联手打造的国内畜牧机械领军企业,华德方型打捆机也曾多年在国内品牌中引领发展。

  从根本上讲,国内打捆机产业的发展历程并不久,78年之前,我们还把打捆机作为国内农机行业的小众产品来看待,之所以称其“小众”,是相对于拖拉机、三轮车等传统大众产品而言,其主要特征是市场需求细分、应用场景特定、体量小且起步晚、大众熟知度不足等。

  从行业统计数据分析,我国打捆机市场发展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15年之前,产业蓄力与资源积累阶段。

  这个阶段最鲜明的发展特征就是年度市场增量一直未突破万台,主力销售市场集中于内蒙古、新疆等畜牧业起步较早的区域,产品以国外进口为主,国产品牌一直处于产品完善阶段,用户认知程度较低,虽然年度销量逐年递增,但是整体体量不大,产业资源积累明显,市场尚未放量。

  第二个阶段,2016年至今,市场快进、格局优化、产业成熟阶段。

  伴随着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农业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革,“粮改饲”等战略相继出台,畜牧产业迎来快速上升期,畜牧机械需求大增,打捆机产业也跟随行业大势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再加之国家“秸秆禁烧”“秸秆打捆离田”政策助推,2016年,打捆机国内市场保增量首次突破万台,市场升级开始发力;2018年,打捆机市场年保增量突破了3.3万台,同比实现了132%的翻番增长,成为有史以来最大增量。

  在接下来的2019年,整体市场销量出现了回落,2020年开始则重新回到稳步增长的轨道上,年度销量稳定在3.5万台上下;20212022连续两年,市场表现稳中有升;2023年整体市场销量急转直下,下滑幅度超过45%,市场进入盘整期。与此同时,经过产业熟化,国产打捆机研发制造持续发力,迅速崛起,逐渐占据了市场主要份额,个别国外品牌销量急剧萎缩,价格昂贵、性价比较低的品牌甚至退出了中国市场。

  我们重点分析一下2023年打捆机市场情况。

  对于国内所有农业企业而言,2023年的路程走得异常艰辛,整体市场可谓跌声一片,三个因素是最大诱因:一是,全球政治冲突不断,形势复杂多样,三年疫情后仍处于经济发展修复期,市场低迷的大环境影响到各个行业,农机行业运行亦是遭遇了全面回落。

  二是,国内农机行业进入升级调整深水期,减速、提质、升级已经大势所趋,农机行业整合进入新阶段,以技术创新、精益制造、产品升级为主要基调的新时期已经全面来临,存量更新主导、趋稳运行已成为常态化。

  三是,占据市场主要比重的动力机械产品正处于“国三升国四”排放升级的着陆期,2022年,该政策落地前,国三排放产品市场透支严重,占据了较大市场份额,导致了市场需求严重趋弱。据不完全统计,整体农机市场销量同期下滑超过30%,就连一直看好的畜牧机械产业也因为牛、羊、猪、奶等价格下挫而遭遇了“寒流”,整体下滑超过20%

  具体到打捆机市场,在遭遇以上因素影响的同时,夏季麦收秸秆作业季又遭遇了“烂场雨”,以河南、安徽最甚,这就导致了圆捆机、捡拾型方捆机等产品销售遇冷。同时,受牛羊价格低迷影响,畜牧养殖业走低,秸秆饲料打捆机需求也急剧萎缩,全年打捆机销量回落当属情理之中。

  由政策驱动到刚需选择,大型化、特色化产品主导。

  从产品国外导入到国产化崛起,打捆机称得上畜牧机械品类发展的代表之一,这个过程中,开启快速发展之门的重要推手当属政策驱动。

  连续多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展草食畜牧业,牧草需求逐年增加,自然就为畜牧机械提供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和市场需求。与此同时,为实现农作物秸秆禁烧政策执行到位,全国各地加大了对秸秆作业相关产品的累加补贴力度,打捆机产品是实现秸秆离田作业的首选机械之一,多年前,以安徽、河南、山东、内蒙、东北为代表的多个区域,在产品需求旺盛的年份,都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分别采取了不同的累加补贴政策,有效地拉动了打捆机市场的快速发展。

  在产品成熟度上,我国打捆机产业可谓进程神速,不仅中低端产品全面国产化(个别部件进口),而且在高端、大型、高密度产品领域进展神速,2023年全国会上,就有近10家国内农机企业推出了全球最高端的6道绳高密度顶尖打捆机产品,国产化进程迈入崭新发展阶段。

  从行业习惯分类而言,打捆机有方捆机和圆捆机之分,按照产品结构、作业形式等要素再细分,方捆打捆机包括直接捡拾方捆机、捡拾粉碎型方捆机、收割打捆一体机、自走式打捆机等;圆捆打捆机包括小型圆捆机、大型圆捆机、带强喂粉碎功能圆捆机、打捆包膜一体机等。

  打捆机打的草捆越大,就对打捆密度紧实度要求越高,就有了低密度、中密度和高密度之分。从草捆成捆形式上,有打结器打结系绳的、有兜网缠网的也有包膜的等。按照国外产业现状,打捆机这一产品就是和畜牧业强相关的,而在我国,对打捆机刚性需求形成的助推力,却是主要来自两大产业:

  第一个产业,畜牧产业饲养所需。伴随着国内农业结构调整,人们传统意识里“粮食”的范畴愈加广泛,肉禽蛋奶与传统谷物相互补充的能量供给结构正在不断调整优化,畜牧养殖业正在成为新的发展力量,牧草远远不能满足养殖饲料所需,据统计,目前,我国每年草产品进口总量达204.5万吨,且逐年增长,小麦、玉米等秸秆饲料化则作为了有益补充,由此就催生了牧草之外的农作物秸秆的同时打捆需求。

  第二个产业,秸秆产业发展促使。作为战略性产业,全国各种作物秸秆理论资源量最新数据约为9.77亿吨,可收集资源量约为7.37亿吨,而秸秆离田率不足40%,空间不小。秸秆综合利用方式包括饲料化、肥料化、燃料化、基料化、原料化等,在诸多领域均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秸秆产业在国家政策推动下迅速升温,这就催生了秸秆打捆、运输加工的需求。

  从销售区域集中度上看,打捆机主力市场集中在内蒙古、新疆、安徽、黑龙江、吉林、河南、山东等地,占据了整体销量的绝对比重。从产品销售型号构成来看,上半年,小麦种植区域捡拾型产品热销,不管是方捆机还是圆捆机,齐上阵服务于小麦收割后秸秆打捆离田;下半年,除了牧草种植区域捡拾型产品旺销外,带有切碎、揉搓、清选等功能的秸秆饲料打捆机产品占据多数比重,主要用于玉米秸秆的饲料化作业。

  于是,这就出现了两个发展趋势,一个是大型化,另一个是特色化。大型化不难理解,这也是整体农机市场的大趋势,打捆机产品亦是如此,6道绳大型方捆机一度被国外垄断,以高效率、高性能著称,被用户称为打捆领域“行走的印钞机”。而特色化,专指秸秆饲料打捆机而言,这种产品属国内创新型产品,可以对不同品种、不同形态的农作物秸秆一次性完成捡拾、破碎、揉搓、除土、压实、自动缠网等作业,实现秸秆成丝,直接进养殖场。

  以吉林天朗“草王”秸秆饲料打捆机为例,可以对各种农作物秸秆实现三次粉碎、三次揉搓、五次除土,丝化率超过90%,秸秆作业饲料化后的含土率小于2%,饲草揉搓长短可调,直接进行牛羊饲喂,正是因为可以满足用户需求,秸秆饲料打捆机产品市场2018年开始火爆,20212022年达到高峰期,2023年受畜牧业下行影响,出现市场20%以上下滑,但远低于整体打捆机市场下滑幅度。

  综合多方因素分析,打捆机需求呈现出持续增强的趋势,大型化、特色化产品主导的市场格局全面形成。

  由跟随到创新,核心部件工艺短板仍需加力补齐。

  客观评价国内打捆机产业过程,会感受到国内制造的快速反应能力,同时也感受到“卡脖子”技术和部件存在给产业发展带来的“有苦难言”。难题何解?唯有进步和自我强大,打破垄断。

  国内打捆机产品制造遵循了跟随加创新的研制路径,且逐步形成产业集群体系,形成了以内蒙古、山东、河南、吉林、安徽、河北等地为代表的生产产业集群。从销量分布看,市场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打捆机生产企业超过260家,但销量超过100台的仅有50余家,品牌集中度极低。国内一线品牌以华德、星光玉龙、中联、雷沃、花溪玉田、天朗、顺邦等知名度较高。

  进步固然可喜,但是,从制造段位分布分析,全球顶尖打捆机产品集中在美、德等欧美国家,多年来一直占据高端产品市场,在大型高密度打捆机、大型圆捆机等领域占据绝对优势。目前,国内大型草场、牧场、热电厂等牧草、秸秆打捆所用高密度大型化产品依赖进口,整机和配件价格昂贵,反观,国产品牌的低密度中小型产品固然有价格优势,但是产品同质化严重、可靠性不足、故障率高,高端产品实现试制突破,但是产品量化依然处于推广阶段,需要进一步验证。

  一言概之,国产打捆机品牌多集中在中低密度方捆机、小中型圆捆机等产品上,固然在破碎、揉丝的秸秆饲料打捆机产品上独具优势,不可否认的是,多数品牌可靠性不足的弊病随处可见,与爱科、凯斯、库恩、马斯奇奥等全球一流企业相比,依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除了国内打捆机在高端大型化整机产品存在短板之外,有一个“卡脖子”部件一直被业内犹如“骨鲠在喉”,那就是方捆机打结器依赖国外。熟悉打捆机产品的人都知道,方捆机型产品最核心的部件之一是“D型”打结器,也就是负责打捆绳自动打结的核心部件,由于其动作频繁、冲击力大、磨损受力重、部件配合紧密,在材质、整体性能、结构配合等环节要求严格,一直被国外垄断。

  国产打捆机所用的D型打结器超过90%使用德国进口产品,虽然国内多家制造企业针对打结器进行了数年研发,但是整体性能并不理想,耐用性、成结率和灵活性都与国外产品有较大差距,这就暴露出国内材料加工工艺、装配工艺等环节的落后性。

  于是,我们创新发明了“绕道超车”的秸秆饲料打捆机,该产品针对秸秆饲料化而生,不仅能够一次性完成秸秆揉丝、除土,直接进养殖场,而且很好地避开了打结器这一“卡脖子”部件,草捆捆绑方式则由绳捆改成缠网。

  该产品采用复合型多功能工艺路线,设计为锤爪捡拾破碎装置、搅龙输送+转筛风机除尘、动刀+定刀揉丝、油缸压实+高密度成形、智能称重+自动缠包、出包,草捆成形仍为方捆,极大地方便运输和贮存。该产品一经投入市场,便受到了用户青睐,给用户带来了超出其他产品的收益。

  不仅如此,近两年来,国内品牌在高端高密度大型化打捆机领域也迈出了积极的步伐,虽然打结器这一部件绕不开,但是在产品其他结构、其他部件国产化方面做了全方位突破,实现了6道绳最高端产品研发制造,并在部分结构上实现了进一步创新。

  整体而言,国内畜牧产业、秸秆产业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加之国家政策助力,打捆机产业向好趋势明朗,同时,也将伴随着打捆机产业成熟进入品牌整合期,预计,2024年乃至几年内,该产品整体市场销量上有所回落,但是大型化趋势明显,在价值创造上并不会减少。

  未来,谁能赢得未来打捆机市场?

  毫无疑问,当属产品全面品质卓越者享之!(转自农机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