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推动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农机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繁荣期! - 行业资讯 - 国家草原畜牧业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中央推动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农机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繁荣期!

点击数:1312024-03-14 09:56:03 来源: 国家草原畜牧业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习近平223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研究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问题。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加快产品更新换代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要鼓励引导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

  31日国务院总理李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会议指出,推动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是党中央着眼于我国高质量发展大局作出的重大决策。要按照党中央部署要求,坚持市场为主、政府引导,坚持鼓励先进、淘汰落后,坚持标准引领、有序提升,抓紧完善方案,精心组织实施,推动先进产能比重持续提升,让高质量耐用消费品更多进入居民生活,让这项工作更多惠及广大企业和消费者。

  要结合各类设备和消费品更新换代差异化需求,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支持,更好发挥能耗、排放、技术等标准的牵引作用,有序推进重点行业设备、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领域设备、交通运输设备和老旧农业机械、教育医疗设备等更新改造,积极开展汽车、家电等消费品以旧换新,形成更新换代规模效应。要落实全面节约战略,抓紧建立健全回收利用体系,促进废旧装备再制造,提升资源循环利用水平。

  以上消息一经发布,就引发了汽车、家电、工程机械、农机等相关行业的极大关注,近期农机行业很多人也征询笔者对这一政策的看法,既然大家都很关注,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这一政策进行深入的解读,在此基础上预测一下对农机行业的影响。

  一、新政策解读

  本次的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政策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家推动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激活内需的政策非常相似,上一轮政策很多农村和乡镇通过政府补贴和以旧换新等方式消化了大量的积压产品和产能,短时间内促进了相关行业的经营状况和改善。这其实就是政策来撬动内需,是凯恩斯经济刺激手段;本次除了消费品以旧换新之外还有大规模的设备更新,政策的出发点:刺激消费意愿,增强投资信心,促进产业升级。

  乐观估计,政策落地之后其行动力和影响力将十分强悍,相关的行业和企业将从中受益,对于处于萧条期的农机行业也有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的繁荣期。

  1、大规模和规模效应

  大家要特别关注“大规模”和“形成更新换代规模效应”一个词和一句话,预计这一政策一方面力度会非常大,另一方面普及面会很宽,同时政策制定者对这一政策的期望值很高,这就为后期的政策落地和相关投入留下了伏笔。

  2、鼓励先进,淘汰落后

  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强调要“着力扩大国内需求”,其中提到要以提高技术、能耗、排放等标准为牵引,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有专家认为,提高技术、降低能耗、减少排放或是本轮设备更新的重要方向,农机行业的新机会也主要是在新技术应用、绿色和智能等方面。

  3、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支持

  两个会议都没有出现有关补贴、财政转移支付等的表述和内容,这说明本轮大规模设备更新极有可能是以财税、金融政策等间接的手段为主,直接现金补贴为辅,但农机行业有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在前面,后期报废更新、以旧换新和补贴政策极有可能会有机地结合,行业有望得到更多的现金补贴,现金补贴对消费端的效果会更明显。

  4、高质量耐用消费品

  消费品包括工业消费品和民用消费品,也包括一般消费品和耐用消费品,农机既是一般消费品也是耐用消费品,李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以旧换新政策内容包括老旧农业机械,这就说明农业机械能享受到本轮政策的红利。相信看到这里,农机从业者心里一块石头会落了地。

  二、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对农机行业的影响

  对于这一政策,我们在分析的时候一定要明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所指是完全不同的。大规模设备更新指的是工业企业的生产设备和更新升级,而以旧换新指的是消费品,其中农机就是耐用消费品。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准确结构化地分析这一政策以及预测出这一政策对农机企业自身和市场的影响了。

  1、助推行业提前回暖

  目前农机行业处于典型的“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简单地讲整个大行业处于深度不景气区间,经历了长达20年的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刺激,行业需求被极度透支,社会保有量巨大,亩均动力保有量处于全球领先水平(2016年中国的亩均动力保有量已经是美国的6),整个农机行业缺乏动能。

  农机行业旧动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边际效益式微,所以亟需找到新动能。按照行业的正常发展规律,新动能的孕育和呱呱坠地需要一个漫长过程,也许是四五年,也许是十几年,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是“短频快”的手段,会快速刺激消费意愿,增强投资信心,促进产业升级,有可能会接替农机购置补贴政策成为农机行业的新动能。

  笔者认为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与现有的补贴政策有效结合,一方面为行业注入新动能,促进行业提前加暖,另一方面会给补贴政策注入新资源,可能会延长补贴政策的生命周期。

  2、利好新机销售,利空后市场

  大规模设备更新是一个投资行为,过程会很长,见效相对较慢,而以旧换新只要政策出台,资金快速到位的话会实现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建议农机企业重视关注这一政策以及接下来国家和地方出台的落地政策。

  以旧换新涉及政策和市场两个层面。笔者2023年在市场上了解到的信息,拖拉机、水稻联合收获机、高速插秧机以旧换新销售比例为60%85%90%,这说明在商业层面,以旧换新已经是销售的主要工具,没有旧机的回收新机几乎无法完成销售,但这种企业层面的以旧换新往往是以贡献新机的利润为前提的。

  大规模的以旧换新政策,一定会有相关的配套政策出台,如对旧回收环节和新机购买环节执行双补贴等,配套的补贴资金会减轻工厂和经销商的资金压力,改善企业整体盈利能力。

  整体看,以旧换新的目的是销售更多的新产品,为了增加新产品的销售,就要通过政策的手段让老产品提前退出市场,所以这一政策利好新机销售,而不利于后市场,尤其是二手农机的交易和流通。

  3、利好企业设备更新和增强生产力

  会议指出“要推动各类生产设备、服务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推动先进产能比重持续提升”。其中与农机生产企业相关的是设备投资、设备改造和产能升级。

  企业内部设备的更新主要是指引导和帮助企业用上更先进更智能更高效的设备淘汰老旧设备,而要实现这个目的关键是企业得有钱,钱从哪里来呢?

  一方面是增强企业投资的信心和决心,让企业敢拿出钱来投资;另一方面国家设立一些产能升级和设备更新的项目,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变相给企业投钱;还要在企业技改项目、新投资项目上提供低利息的贷款等,当然这些政策受益的会是大企业,小企业很难有机会。

  4、利好国产品牌,进口产品影响不大

  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目的是刺激消费意愿,增强投资信心,促进产业升级,整体看是刺激内需和促进内循环,所以政策的受益者会以国产品牌,以及在国内建立生产工厂本土化程度高的外资品牌,预计对纯进口的品牌的产品影响不大。

  5、国五排放提前出台和国四快速普及

  会议反映出要“更好发挥能耗、排放、技术等标准的牵引作用”。

  大规模设备更新一定会推动行业的技术跃升,国家会采取政策引导和法律法规制度强制等手段推动新技术快速应用,以及老旧技术和老旧设备的进一步限制使用,从而加速淘汰老旧设备,其中国四机的普及速度会加快,国一、国二旧机器被强制淘汰会成为可能,相信一些地方会出台专项打击地下国二机制的制造窝点,从而为更先进的机器创造足够的需求、

  一些地方已经有行动,如深圳市出台税费交易政策规定二手效果的税费征收将加强,农机行业目前二手机的交易大多是没有纳入征税范围的,后期在政策上可能会有相关强制政策出台。

  同时更清洁的排放标准,如非道路机器国五排放标准有可能会提前出台,技术的快速迭代和升级,一方面是可以快速推动老旧设备的淘汰,另一方面也能创造新的需求,促进新技术产能培育和增加新机器的销售。

  6、智能化、电动化技术可能会加速落地

  一方面是不断加速度的排放标准的出台,让农机企业在产品上已经跟不上政策要求,另一方面高排放标准产品成本增加,用户接受度不高,这将会推动农机企业更加重视混动、电动等新能源技术。

  另外本次政策会加快新能源汽车下乡的步伐,新能源汽车下乡会在农村普及充电桩等基础设施,而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可以解决电动农机充电的难题,这将有利于电动农机在农村的快速普及。

  总之,这一轮以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为主的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极有可能会促进农机行业的老旧技术的淘汰和智能化、电动化技术的普及。

  7、有可能真正地启动农机再制造

  政策会有两面性,大规模的设备更新和大规模的以旧换新都会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老旧设备短时间内被集中淘汰,而这些设备大多还没有到自然淘汰期,有的利用价值可能会很高,直接被淘汰是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会让这一政策的商业价值、民生价值和社会价值大打折扣,所以一定会有相应的配套政策。

  会议指出要“要落实全面节约战略,抓紧建立健全回收利用体系,促进废旧装备再制造,提升资源循环利用水平。”

  有实力的农机企业要特别关注再制造业务。在欧美发达国家,在经济遇到问题时,也祭出凯恩斯主义,但同时也会有配套的政策。在欧美国家工程机械、矿山设备、农机设备的再制造业务是一个成熟的产业,像约翰迪尔、卡特彼勒这些企业都有强大的再制造能力和再制造工厂,这些企业把通过以旧换新回收的设备,通过再制造可以让机器的性能与新机器一模一样,而再制造产品的价格只有新机的50%70%,再制造让工厂有钱赚,让用户的购买成本降低,同时减少污染和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

  国内再制造曾经有过几次的论证,国家也曾出台了一些政策鼓励企业开发再制造业务,像徐工、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企业都建立了再制造工厂;农机行业内一拖、雷沃等也曾启动过再制造业务,但整体看无论是工程机械,抑或农机,国内的再制造都不成规模,没有形成产业化。

  本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一方面是会有大量的旧设备被集中回收回来,另一方面是国家会有相应的配套政策支持开发再制造,而非简单的提前淘汰,所以再制造业务极有可能会真正的落了地,并实现产业化,所以建议行业内实力企业关注这个方向。(转自农机通)